来自 音乐娱乐八卦 2020-02-28 15:01 的文章

暑假60天報了7個班孩子try的歌词的童年如何“蕩起雙槳”?

原標題:暑假60天報了7個班 孩子的童年如何“蕩起雙槳”?

還記得兒時的暑期糊口麼?是郊野裡的稻香蛙鳴、涼席蒲扇﹔還是院落裡的嬉戲打鬧、追劇谈天?

然而,這些暑假的童趣,好像離“00后”甚至“10后”越來越遠。取而代之的,是沐日裡的課外班、興趣班和網課打卡……兩個月的暑期正變成孩子們的“第三學期”。

连年來,在輿論号令中,國家層面三令五申為中小學生減輕課業負擔、整治校外培訓市場,還孩子們一個可以“蕩起雙槳”的童年。然而,2019年暑期已經過半,校外培訓市場真的涼了嗎?

不能讓孩子掉隊

暑期兩個月,報了七個班

豎笛、書法、美術、舞蹈、英語、鋼琴、樂高……對7歲的童童來說,暑假不等於假期,隻不過是把課堂搬進了寫字樓裡的培訓班。

家住河南濟源的童童,去年9月升入小學一年級。纵然作為一名小學數學老師,童童的媽媽楊紅也相信:“不能讓女兒輸在起跑線。”

“我見過许多孩子的成才之路,他們不僅能完成學業,更能拓展興趣,在其他方面有所建樹。”

因為本身是老師,楊紅曾堅持不讓年幼的女兒上任何輔導班。但看到其他孩子都在上,心裡难免顧慮。於是,她讓童童挑選了幾門本身喜歡的興趣班。就這樣,童童3歲開始學畫畫,四年過去,她的興趣班也從一門增加到了七門。

在孩子的教诲投入上,楊紅的觀點好像代表了多數中國家長的心態。

據中國教诲在線2018年對孩子參加培訓班原因的調查結果顯示,33%的家長但愿借培訓班提高孩子成績,升入更好的學校﹔还有31%的家長,但愿增加孩子特長,提高競爭力。總之,家長之所以選擇報班,就是擔心孩子會“掉隊”。

“現在的孩子都這樣,使勁兒上課。”楊紅暗示,童童班裡许多同學,也都操作暑期參加各類才藝培訓。

記者走訪北京多家培訓機構相识到,不少培訓機構推出的高價暑期培訓佳构班,也受抵家長的青睞。

同時,這個暑假,也有不少培訓機構在互聯網上打出各類培訓課程的宣傳手冊。一家國內知名的教诲培訓機構,就暗示暑期培訓課程開設有語文、數學、英語等二十余門科目。而該培訓班地址的機構,僅在北京地區就有52個分校區。

家長借假期為孩子“充電”,對孩子來說,本該放鬆的假期卻成了肩上的負擔。

繁忙的假期裡,童童仍要早出晚歸:“早上7點半出門,要到下午5點才回家。回抵家還得接著練鋼琴和樂高。”

再苦不能苦孩子

一個暑假為孩子花了四萬

除開培訓課程自己帶來的壓力,培訓費也同樣是擺在不少家長眼前的難題。以童童為例,7門課程算下來,其每年在興趣班上花費在3萬元阁下。

培養孩子特長的背后,是整個家庭教诲投入的增加。但這對市場上的培訓機構而言,卻成了必爭的商機。

記者走訪時發現,為吸引暑期生源,各大培訓班相繼推出了種類繁多的課程種類。如某機構推出的全天托管班(3~15歲),十天費用在3000元,教學包罗美術、朗讀等內容。另一家主打課程輔導的機構,則以一對一教學為主。據該機構人員介紹:“若想請重點中學名師一對一輔導,一個課時(兩個小時)最低收費也要1600元。”

孩子暑期的“報班高消費”,逼著许多家長要為暑假准備專項資金。

“即便我和老公的年收入在50萬阁下,但到了暑假,還是得為兒子的報班費省吃儉用。”家住北京的宮靜告訴記者,每年暑假,9歲的兒子曉峰都會參加一次為期半個月的外洋游學、一個月的暑期銜交班和每晚一小時的編程線上培訓。

“本年英國游學報名費3萬,暑期數學班一個月5000元,編程班一晚上要220元。算下來,暑假2個月孩子就要花出去4萬多。”每年6月底,宮靜都會和丈夫合計,要為孩子的暑假准備几多資金。

而這已是宮靜“能省則省”地選擇報班課程:“編程隻敢報線上的,銜交班也就報了一門,還隻上一個月。”对比於同事,宮靜甚至覺得虧欠了孩子:“人家的孩子一年2次外洋游學,寒暑假還要藝術培訓。”

面對高額的暑期教诲支出,宮靜和丈夫大白:“再苦不能苦孩子。”在宮靜看來,外洋游學是拓展孩子眼界的不二選擇,上銜交班更是為了孩子跟得上課程,而少兒編程,則是大勢所趨:“這些課其他孩子都上,我們不能不上。”

事實上,為了減輕學生負擔,規范校外培訓市場,國務院辦公廳在2018年8月下發的《關於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》中明確,校外培訓機構培訓培訓結束時間不得晚於20︰30,不得留作業﹔嚴禁組織舉辦中小學生學科類等級考試、競賽及進行排名。

Tags:
  • 上一篇:最大才13岁 成都这支小因为你歌词学生乐队要进修也要诗和远方
  •